當前位置:飛訊網絡營銷軟件官網 > 網絡營銷專題 >

飛訊營銷軟件套餐

馬云和他的對手們

作者:admin    發表時間:[2018-12-10 14:50]  點擊441  來源:飛訊軟件站

命好,且運氣好,所謂命運兩濟。這樣的人不多。2010年后的馬云算得上命運兩濟,這與馬云個人的遠見有關,也與阿里競爭對手有關,這些競爭對手在對形勢判斷,特別是敵我形勢判斷方面,犯了很多錯誤。

這里所謂的馬云的競爭對手主要指馬化騰、李彥宏,只有這兩個人,能夠從根本撼動阿里巴巴帝國。

馬云的遠見不容置疑,一個在1994年就堅信互聯網會改變世界的電腦盲,并且在隨后的二十年中一直堅定不移,不得不說馬云是個有遠見的電腦盲。對于未來的預言,可與之類比的是比爾·蓋茨,他在1975年就預見到,每個人桌上都會有一臺電腦。有遠見,并且能為這種遠見堅持下來,都是很難的事情,馬云都做到了。

正是因為遠見,因為對于遠見的堅持,馬云終于站到了人生的頂峰:從市值看阿里3000億美元,騰訊1500多億美元,百度800多億美元,阿里的市值騰訊加上兩個百度,馬云身價超過300億美元,直追華人首富李嘉誠。

時間回到2010年,誰能預見到今日的局面:其實接下來的四年,正是阿里巴巴發展史上麻煩不斷的四年,阿里巴香港上市公司股價一蹶不振,直到最后私有化退市;B2C時代到來,取代C2C成為主流,在天貓與淘寶之間,阿里巴巴向前者傾斜,最終卻惹怒了買家,淘寶商城使馬云面臨道德、誠信雙重危機;支付寶VIE事件更讓全世界側目;當然,還有來自京東的挑戰,劉強東從馬云看不起的搬箱子、B2C做起,差點顛覆了馬云的電商帝國。

這些和他的競爭對手比,只是毛毛雨。2010年之后,盡管馬云面臨諸多挑戰,但最大的競爭者卻掉轉槍頭,不再將馬云視為競爭對手,這給了馬云相當寬松的環境與外部壓力,使其集中精力解決內部問題。

其實直至2010年以前,阿里巴巴可謂征戰不斷,最早是慧聰、易趣,然后是百度、騰訊。2007年11月,阿里巴巴香港上市,阿里巴巴股價接近40億港元,市值約為2000億港元,超過260億美元,而當時百度與騰訊接近,約1000億港元,130億美元。百度+騰訊的市值約等于阿里巴巴。七年前的情況與七年后的今天極為相似。

百度與騰訊均將阿里巴巴當成最大的競爭對手。2008年,淘寶與百度搜索互相屏蔽,騰訊則通過拍拍網,財富通咬住阿里巴巴不放松,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2010年。2008年至2010年,是阿里巴巴戰況最為激烈的三年。

2010年發生了一件事情,就是3Q大戰。在互聯網歷史上,3Q大戰是標志性的一戰,史稱互聯網第一次世界大戰:百度、騰訊、金山、可牛、遨游等為一方,360陣營中包括酷狗、世界之窗、魯大師、迅雷、快播、暴風影音、多玩、UCWEB、人人網等為一方,搜狐、網易、盛大等做壁上觀。“小三大戰”某種意義上是3Q大戰的延續。

2010年11月3日,史稱“互聯網不眠夜”,各大互聯網公司的員工通宵加班:參戰各方商討應對之策,不參戰的公司關注事態發展,以確定下一步行動。騰訊向右,360向左,每家公司都在選擇自己的戰隊。

事情發生了奇妙的變化,最能打仗的阿里巴巴沒有出現在戰場上,360某種意義上取代了阿里巴巴成為眾矢之的。

歷史總這樣充滿戲劇性。就在2010年的9月1日,時任阿里巴巴CEO衛哲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:“阿里巴巴已經不再需要雅虎,雅虎是一個面臨破產的公司。”一天之后,雅虎發言人強硬聲稱,雅虎將維持阿里巴巴的39%持股不變。

這意味著什么?阿里巴巴管理層與大股東之間的戰爭開始了,對于阿里巴巴來說,內部矛盾已經取代外部矛盾成為主要矛盾。隨后馬云、楊致遠、孫正義三方明爭暗斗,后來的VIE事件,阿里巴巴管理層調整(衛哲離職)都是這一事件的發展與繼續。另一層壓力則是來自阿里巴巴生態系內,淘寶商城,京東的崛起給予阿里巴巴內部的壓力。

對于阿里巴巴的競爭對手來說,如果這時候從外部向阿里巴巴施加壓力,三方擠壓,后果將不堪設想。

3Q大戰爆發,后來演變成群雄割據的互聯網第一次世界大戰,讓馬云輕松不少,不再需要三線做戰。

騰訊后來投資金山、獵豹、搜狗,在業務上重金布局不賺錢的安全業務等,在建構面對360的護城河方面花費了大量精力;百度也以19億美元收購91無線、大力布局安全以抵御360,同時卻在垂直搜索領域給淘寶留下了機會。

安全與其他業務相比并不賺錢,深度和廣度上與搜索、即時通訊等業務更不可同日而語,全世界最大的安全公司市值也不過100億美元,但因為360的存在,騰訊和百度對這項業務的投入超出了理智,反而影響了核心業務的發展。同為搜索,綜合搜索領域的霸主百度早已落后于作為購物垂直搜索的淘寶。雖然綜合搜索的市場空間是以萬億計的,百度卻越走越遠。騰訊近幾年在電商、搜索等領域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不夠專注,但好在有微信救場。

馬云接下來專注于兩件事,一是生態系統內的壓力,二是與大股東之間的權力角逐。淘寶商城費盡九牛二虎之力,買家終不過是烏合之眾,經不住阿里巴巴的軟硬歉施,分化瓦解;京東商城則用分拆天貓商城應對,馬云完成了再造淘寶;與大股東的戰爭最為持久,直到上市前才算最后解決。

某種意義上,周鴻祎轉移了騰訊和百度兩大巨頭的視線,帶著他們偏離了方向。只是互聯網這個江湖,不計恩怨情仇,只計利益得失。

因為3Q大戰,阿里巴巴獲得了4年左右的黃金發展時期,收入上、利潤上逐步超過騰訊和百度,最終一騎絕塵。

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幾年馬云算是命運兩濟,這一結果,是因為馬云自己做對了很多,也緣于對手做錯了很多。

上一篇:看《少年不可欺》的營銷價值

下一篇:網絡銷售到底該選擇什么樣的產品?

金牌财富t一波中特